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理学家杂志

管理是管理者的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创刊于2006年 邮发代号:2-317 订阅电话:010-51660976-600 投稿至:guanlixuejia@g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对科特领导理论的思考和质疑  

2011-07-21 11:25:00|  分类: 思想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管理学家》杂志社   作者:王肖婧

 

对于约翰·科特在领导与变革领域所做出的杰出贡献,没有人可以否认。但是,他在理论上的权威地位是否就不可质疑?胡适有个观点,很值得人们深思。这位擅长“胡说”的杜威门徒,曾经强调,治学要“在无疑处有疑”,做人要“在有疑处不疑”。问题是,我们面对“大师”时,往往缺乏“对话”的心态,更多地是“聆听”的姿势。我们习惯了对大师的低眉顺目,习惯了对大师的大加赞赏,更习惯了对大师的欣喜接受,而唯独不大习惯“有疑”。

科特最近一本著作是号称蝉联美国《商业周刊》畅销书排行榜12周、2002年度亚马逊网上书店十大最佳商业图书之一的《变革之心》。在这本著作的中译本中,有十几位来自欧美各大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总经理、总裁、主席等权威人士对这本书的赞誉,还有专门的几篇来自国内学者、企业总裁的专文推介。究竟是怎样精彩的一本书,需要有如此多的赞美来做铺垫?面对这种令人眼花缭乱的称颂,我们不仅要问,这还是学术著作吗?

毫无疑问,《变革之心》有着更多的商业色彩,是一本普及读物。它的副标题本来很清楚—《关于怎样进行组织变革的真实故事》(Real-Life Stories of How People Change Their Organization)。当然,严肃的学者写普及读物是一件好事,大名鼎鼎的德鲁克,也曾写过《有效的管理者》这样的大众读物。好的普及读物,在学术史上也会产生巨大贡献。问题在于,《变革之心》是不是属于那种可以经得住时间考验的传世读本?我们不能盲目相信书商的炒作,还要等待。

科特的领导理论和变革理论,尽管涉及到多个方面,但仔细考察不难发现,他的全部理论都建立在管理与领导“二分法”的基础上。在科特那里,管理立足于科学,重点在控制和有序;领导立足于艺术,重点在远见和变革。管理是“治事”之学,领导是“统人”之学。管理充满了理性,而领导靠的是情感。正是这种“二分法”,使科特超越了其他管理学家。

但是,即使按照科特的理论向前走,管理和领导也是不可分割的孪生兄弟。“二分”之后如何“合一”?科特并没有给出满意的回答。就以科特十分强调的情绪问题为例,理性支配的行为和情绪支配的行为,究竟是如何统一到一个完整的“人”身上的?对此,值得管理学界进一步深究。

也许,科特的目的,并不是重构管理学理论大厦,而是回答西方社会高度工业化以后的现实难题。在这一方面尤其是企业经营中的变革方面,应该说科特有着巨大的贡献。但对中国的读者来说,把科特定位为面向后工业化社会的学者,马上就会产生另一个问题,对于中国这样的前现代因素众多、传统惯性巨大的转型国家来说,科特的理论有多大的指导意义或者实践价值呢?

相比欧美,中国的现代管理并不成熟。如果说欧美国家的管理已经发展到了壮年,或许中国的管理还仅仅是个蹒跚学步的幼儿。西方的管理界从强调效率的科学管理开始,经历了一百多年的完善与发展,现代管理已经相对比较成熟,因此他们往往追求摆脱纯粹理性思维的束缚,转而探寻感性灵感的迸发。在这种情况下,重组、变革,换一种崭新的思路并不会引起异议,反而能够适应时代大势。而中国现代管理的发展本身比较滞后,欧美管理学界早已走过的路还需要我们追赶,他们总结出的经验还需要我们学习。如果对这种差距视而不见,还没有学会走路就要模仿别人跑步,这样的结果只会是邯郸学步。

不能否认,中国的确有深厚的管理经验的积累,但是这种管理经验是在传统农业文明的背景下积累的,很多管理思想都有浓厚的“人治”特征。并且由于文化传统的影响,中国一直都是个重视“领导”而忽略“管理”的国家,理性的管理尤其缺乏。这样的背景下,我们需要的是追求工业文明下的管理方法,而不是跳过工业文明直接“跨入”后工业化社会。

科特2002年来过中国“传经送宝”。在记者对科特的采访中,有人问到相关理论的普遍价值问题,担心不同的地域与文化传统会影响到相关理论的功效。科特的回答底气十足:“在过去十年,哈佛有两千多个来自美国之外国家的学生听我的课。他们在一开始怀疑我所说的一切是否对他们的国家适用,但当我们课程结束的时候,我不记得有谁说这不适用。”这样的回答并不能打消人们的疑惑,反而会使人感到缺乏逻辑上的验证。两千个学生确实是个不小的数字,十年的检验时间也确实不短,但是它是否真的就可以概括全部的状况?这样的理论真的是“放之四海而皆准”,没有任何地域、国情以及实际情况的限制么?

管理活动中,一旦有什么“热”起来,就需要相应的“冷”思考。否则,学术就变成了时尚。科特的理论,肯定有它的价值,而且在领导与管理的关系上,在变革的策略上,科特的理论贡献是巨大的。但对于中国人来说,对于“世界工厂”式的突飞猛进来说,或许,现阶段理性、冷静的管理模式更值得关注,而不是那充满了热情和变数的新型领导风范。

 

欢迎对《管理学家》杂志社的文章提出建议或投稿,联系邮箱:guanlixuejia@gmail.com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