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理学家杂志

管理是管理者的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创刊于2006年 邮发代号:2-317 订阅电话:010-51660976-600 投稿至:guanlixuejia@g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寻找“白石头”:汉迪论“适当的自私”  

2011-07-21 13:46:00|  分类: 思想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管理学家》杂志社  作者:齐燕

 

市场经济带给人类前所未有的财富,但是市场并不能提供人类希望获得的所有东西。现代社会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竞争,人们已经习惯以市场规则办事,很多人逐渐在争权夺利中失去了自我,为了工作精疲力尽,很少时间和孩子玩耍、和家人交流,感情淡漠……这些,统统被人称之为“现代病”。

    先哲们在很早就注意到这些问题。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的分工理论最早详细论述了分工可以提高一个行业乃至整个社会的生产率,韦伯所倡导的理性化、制度化的科层制奠定了现代组织的基本形态,他们二人对资本主义经济的迅猛发展做出了突出的理论贡献。但是,他们在提倡专业化和科层制的同时,也曾担心人们被异化,成为组织的附属品,失去积极性和创造性而变得日益麻木。面对这种困惑与担心,斯密主张用道德的力量束缚人们的利己之心,韦伯指望运用“超凡魅力”的革命性力量冲破科层制造成的呆板僵化。但是,斯密仰仗的道德力量终究有些缥缈,韦伯的“超凡魅力”则多少有点宿命意味。当代的查尔斯·汉迪,针对这种现代病,开出了他的治病药方,这就是“适当的自私”(Proper Selfishness)。

    “适当的自私”是汉迪在《饥饿的灵魂》一书中提出来的。这本书在中国大陆有上海三联书店(刘海明翻译,1999年)和人民大学出版社(赵永芬翻译,2006年)两个版本。两位译者对该书核心词“Proper Selfishness”的翻译不一样,刘海明译为“正当自我关注”,赵永芬译为“适当的自私”,不过他们都强调对自私的“正当性”限制。

    所谓适当的自私,其本质是对自我的关注与追寻。在现代社会,为了财富,为了权力,总之,为了追求一切有价值的东西,自身的价值反而失落了。当一个人只能用职务、用头衔、甚至用编码来显示的时候,这个人自身在哪儿?“我是谁”这个困扰了无数先哲的难题,被工业社会急剧放大了。当人类处于物质匮乏年代时,“我”必须为物质化生存付出极大努力;但到了物质丰盛年代时,离开了物质就无以显示出“我”的存在。过去,人们总是担心自我会损害他人,丧失责任,危及社会。然而,正是工业社会造成的自我丧失,或者叫做自我无意义,严重挫伤了人类的责任意识。汉迪认为,关注自我、追求自我价值在当代具有重大的哲学式意义。对自我的追求将使我们认识到:“自尊最终只能来自责任、来自我们对他人和其他事物的责任感”。所谓适当的自私,就是寻找超越小我(这种小我可以理解为不适当的自私)的自我位置。“靠的就是为自我找到一个超越小我的存在意义,最后才可能承担起尽可能发挥自我的责任”。

    汉迪认为,《圣经》有一段话为“适当的自私”作了很好的注解。“圣主对那坚持不怠的人说,我将会给你一块白色的石头,上面刻有惟有受赐者本人知道的名字。”这种玄妙的宗教语言,实际上是一种象征,让人们努力追求自我价值。“惟有受赐者知道”正是对自我,即超越自在的“自为”的定义。汉迪说:“人生就在寻找这颗白石头,只有当你可以自由自在地完全发挥自我之时,你就可以得到白石头了”。遗憾的是,我们并不能一开始就知道白石头上写的是什么,什么才是真正的自我,这使我们在寻找白石头的旅途中会遇到许多困阻,有些人在困难和疑惑中放弃了寻找,只有坚持不懈自我追寻的人才能最终获得白石头,造就完整的自我。

    “认识自我”,是寻求白石头的第一步。由于我们不断成长、思想不断变化,因而,认识自我往往会是探寻的最终结果,而不是第一步。也许有人会问,我们认识自我什么时候才是头,怎么知道何时找到白石头?汉迪认为,每个人对各自的白石头的追寻是没有尽头的。因此,他建议开始探索的时间越早越好,不断使自己超越以往的高度,以求实现人生的更高境界。他特别指出,他人也享有“适当的自私”,我们要认识到一个人的潜力只有通过与他人合作的过程中才能发挥出来。自私是“适当的”,不能走向极端。

    认识自我需要一个过程,没有人能够突然之间找到白石头。汉迪总结出三个步骤,即生存、成就、自我表现。这可以看作是一个人发展的不同阶段。

    生存:这类人为生活必需所驱动。属于这一类型的人们,其首要目标是获得生活安全感。虽然其中有些人生活在贫困之中,但大部分人生活还算过得去,并不想改变现有的生活。这类人比较保守,不愿生活有太多变化。

    成就:这类人为外在力量所驱动。他们是一些颇有事业心的人,受过良好的教育并胸怀大志,追求名誉和地位并将其看作人生成功的象征。他们希望得到人世最好、或至少是令自己满意的种种东西。这类人是社会的动力。

    自我表现:这类人为内在力量所驱动。他们的生活动力来自要表现自我的才智和信仰。这类人中有为科学献身的科学家,也有功成名就的成功人士,还包括虔诚的牧师、自豪的工匠、绣花般打务园圃的农民等等。受内在力量驱动的人可能是受人瞩目的大人物,也可能是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他们的共同之处在于,基本上已经超越了物质利益的追求,而更多地关心道德与社会。他们的价值体系基于对个人发展、自我实现、乐观的生活态度以及对自己和他人生活质量的关注上。

    所谓“寻找白石头”,与马斯洛强调的自我实现异曲同工。所不同之处,是汉迪更强调寻找人生意义过程中的宗教式虔诚。汉迪本人的经历,就可以看作一个在不断发现自我的过程中找到白石头的案例。他在壳牌任职时,已经取得了常人眼里的“成功”,但他很快发现,壳牌的白石头上刻的并不是自己的名字。从壳牌辞职后当了大学教授,汉迪本来以为他已经找到了自己最合适的社会位置,但他又发现,教授只是他穿着的职业装,也不是自己要找的白石头。离开伦敦商学院到温莎堡以后,汉迪觉得属于自己的白石头就在圣乔治教堂里,但他再度发现,宗教性的“学监”职务依然与自己内心深处的自我无缘。最后,当他放弃了一切头衔,仅仅是“查尔斯·汉迪”时,他获得了阿基米德跳出洗澡盆大呼“我找到了”的那种感觉。尽管这是一个无比艰难、需要做出不懈努力的过程,但没有这个过程,就无法判断所找到的白石头上是不是自己的名字。

    白石头不仅是个人的,企业也有自己的白石头。汉迪认为,组织惟有兼具灵魂和良知,才可能在当今社会占有一席之地并持续发展。很显然,汉迪关于企业白石头的观点卷进了“企业是否应承担社会责任”的论战。20世纪70年代初,著名经济学家弗里德曼一篇名为《企业的社会责任就是赚取利润》的文章,使“企业社会责任”成为热点话题。之后,不断有学者反驳弗里德曼的观点,提出了“相关利益人说”、“企业公民说”、“慈善投资理论”等多种理论。其中,“企业公民说”要求把企业当作社会公民来对待,企业在为社会提供有价值的产品和服务的同时,也要承担作为“公民”的责任,如企业的社区化、公益化等。汉迪是“企业公民说”的支持者之一。他认为,企业本身也是社会公民,他们享有权利,同时也有法律和习俗加之于他们的责任。

    失去自我的人,就像一个“空雨衣”。这个象征来自于明尼波利斯的公园雕塑《无语》。一个铜铸的挺立的雨衣,里面空空如也。汉迪认为,无论是组织还是个人,只有找到属于自己的白石头,才能复原雨衣里面应该存在的“人”。

 

(欢迎对《管理学家》杂志社的文章提出建议或投稿,联系邮箱:guanlixuejia@gmail.com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