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管理学家杂志

管理是管理者的生活

 
 
 

日志

 
 
关于我

创刊于2006年 邮发代号:2-317 订阅电话:010-51660976-600 投稿至:guanlixuejia@g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封面文章】郭毅:中国为什么没出乔布斯?  

2011-08-11 10:08:36|  分类: 封面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郭毅 华东理工大学商学院教授

讨论乔布斯和苹果的迷思,本身就是个“伪命题”:这就好像一群处世极为现实又练达达到了九段且各攒心机的人在看一场“闹剧”一样,什么样的“结果”可以想象而知。
其实,在每个人心里,有两个互相撞击的“我”:一个是深感自己潜能无限,在九天云霄上徘徊;另一个是追求内心的安宁,于天地万物间遐想。前者可谓“打遍天下无敌手”,后者则“知天命,尽人事”。在此两端之间,有着无数个选择,理智的、荒唐的、可笑的、可悲的、不伦不类的、稀奇古怪的,等等,皆为正常。
难道你没有这样的经历吗?若是没有,生命实在太无趣了,大概只能用“五道扛”来形容。去年下半年,我给大学一年级同学上课,有位同学在讲述自己为何要入党时,大谈“当官之道”。对此,我只能是“汗颜”—家长就是这样在引导自己的孩子?简直太可怕了。
我的一个同学留美20多年,他儿子逐渐长大,一年一个新“愿景”:大学一年级时,幻想自己毕业后去当NBA队医,可亲自为明星们“疗伤”;二年级时,幻想自己毕业后做一个仗义执言的律师,消除社会的种种弊端;大学三年级时,要放弃自己的热门专业学习政治学,因为与其做个律师,不如做个政治家;四年级时,在听过一个“汉学家”讲述中华文化之美妙后,顿悟到自己白活了21年,发誓要“毅然决然”返回自己的祖国,研读中华文化十年,为传播祖上之优秀精华而终生努力。
请不要再询问这孩子接下来怎样了。如果你的孩子这样,你会怎样做?
多少年来,我作为教师一直和今天的80后、90后们打交道。我鼓励和赞同他们“创意式的浮躁”,但不赞同他们“过于现实的浮躁”,因为我害怕越来越多的“五道扛”出现。
人有想象,才会有“愿景”;人有壮志,方能“凌云”。虽然大部分人的想象被岁月侵蚀了,但是,绝对不可以没有。
如果我们今天的社会,完全没有了“为什么”的童趣,没有了“少年滋味不言愁”,也没有了“年轻无极限”般的憧憬,还没有了“老夫聊发少年狂”,何来创新之举?
小学三四年级时,我最感好奇的是“航天”和“物理”。当然,随后就没有了—五年级才刚刚开始,文革就来了—于是乎,我们一干人等,热血沸腾去干革命了。但无论如何,这些在毛泽东思想照耀下成长的年青人,似乎还保持着那份“童真”。时至今日,我想说的是,男孩子应该学习“物理”,因为与“规律性很强的”数学相比,“物理”是由无数个“无厘头”的猜想所组成的。我可以大胆地在此预言,男人的基因决定了他一生充斥着“好奇和猜想”,所以他喜欢“高谈阔论”—不管他出身如何,有何地位,钱财多少。我也大胆地再次预言下,如今这个社会,则是对男性基因的扼杀—难怪“中性人”会大量涌现。更为可怕的是,如今这个社会,不仅仅是“中性人”的问题,而是“假性人”当道—为了钱财、名誉、地位和权势,什么都不顾了。
当人们总是沉浸在对过去的怀念时,说明这个社会变“老”了。当人们总是沉浸在对未来的索取时,这简直是件更为可怕的事。依我看,这个社会“该作为的不作为,不该作为的大作为”:我们要好好地想想了—为什么社会富了,反而丧失了“由性别所决定的自我”?难道不应该为社会大众多承担些什么吗,多努力打造一些有利于人性发展的空间和环境吗—而不是去制造一个又一个的“标志性建筑”和花费巨大的“仪式和节日”?
试想,当大家都在为每日的“食物的真假”而担惊受怕时,他们会有创新精神吗?当很多所谓的“创新”来自权钱交易和“圈内人的把戏”时,人们会相信这些“专利”和“奇迹”的可靠性吗?结果是,“中国芯”原来是“假”的,“著作等身”原来是“剪刀加浆糊”,“高科技板块”原来是“圈钱游戏”。于是,我很怀疑,某些研发领导和管理部门掌握了大量资金和审批权限,最终结果会是怎样?
原来,我们所处的环境不仅“非常现实”,而且“逼良为娼”—如果政府肯花些本钱为人民服务,那么我再次大胆地预言:假的会逐渐消亡,真的会重回人间。
因此,请不要过多地强调中国社会的特殊性—难道中国人的基因和世界上其他人有何本质区别吗?中国人就最善于“作假”和“说假话”甚至是做“大话王”?所以,在“继续赶超”的同时,别忘了把“人性”留住,不要做那些令子孙后代“无语”的事情。尊重自然,尊重环境,其根本在于,是否尊重自己,尊重他人,尊重人性—不要老是在说,我们只是需要“生存所需的人性”—这是个什么玩意啊?!
诸位,你明白了这个道理,你就明白:乔布斯为何会与众不同,苹果为何会与众不同。但即使在多元化的宽容社会,乔布斯也是这个社会的极少数人。所以,当“尚未成功的乔布斯们”出现在中国的时候,我们要给以理解和宽容—其目的是—我们要为芸芸众生的自由选择出发,留住“人性的考量”。
我相信的是,中国正在做出改变,我们也有能力做出改变。而且,我也相信,有朝一日,我们会坐在电脑前,大谈特谈“我们的乔布斯”。

  评论这张
 
阅读(151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